「工作坊」织己织彼从纺织的原点开始(710上海)

栏目: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:2022-09-26 05:39:14 作者:hth华体会官网登录 来源:华体会体育首页

  

  当下,许多手工技艺因为人工效率太低被机器取代了。机器把这些智慧装在一个个铁匣子里面,被称作专利技术,在专利有效期内有偿使用。许多现代技术不仅阻隔了人与自然的联结,同时阻隔了人与人的联结。而通俗易懂的木头工具成了柴火,传统手工技艺随着那一缕烟火,日渐式微。

  答案之一简单到因为人们要穿衣服,所以要织布。要织布,就需要强有力,但又要细软的纱线。

  人类最早利用麻、葛、藤这些天然材料,单纤维长度都比较长,通过打结的方式就可以得到线绳,但他们织出的布料通常比较粗比较硬,或者牢度不够,而且这种纱线往往无法使用梭织技术实现快速的经纬交织。所以应该是带着始终不够满意的态度,人类开始发明了纺轮纺线技术吧。

  随着人类从游牧生活渐渐定居下来进行农耕生活,便于流动中使用的纺轮发展出不同的形态,也为了配合不同纤维,渐渐发展出各式各样的工具。直至黄道婆发明的三锭纺车的出现,几乎是开发了人类身体和工具配合的极限。然而,纺锤是最原始的纺线工具,是现代纺锭的鼻祖。

  使用纺锤手纺线,是一门永恒的手工艺术,是不该被遗忘的技艺,是打开纺织的起点。

  2.纺锤构造及应用:下降纺锤及支撑纺锤在不同纤维中的优势,以及对应的长拉法、短拉法等技术窍门。

  3.从棉花种植到纱线:从纺织工艺的根源,即一颗棉种出发,从种植到收获,进而讲述如何从棉桃中取得棉纤维、制作棉条等处理方法。

  “作为一名织布者,越来越能体会到纱线对于一块布的影响,曾经我对纺纱原理非常好奇,于是收集了世界各地不同地区手纺线用的纺锤和纺车,并自己设计了电动纺车。”

  对彝族,藏族,基诺族,福建夏布,山东鲁锦等相关纺织织造工艺进行过系统的学习记录。

  还能使用棉麻丝毛等各种天然纤维,混合出自己需要的特种纱线,打开纺织的起点。

  事实上,学习纺织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在这个过程中我了解到人类进化过程中许多闪光的智慧,例如,古代剪刀稀少,纤维极其珍贵且织布过程很辛苦,少数民族发明了“一片布剪裁法”以解决穿衣问题,到了现代,却成为当代服装设计里“极简”的代表。

  初学者刚开始学习用纺锤纺线的时候,除了会感觉纺锤重力格外的大,导致频繁掉锤以外,最容易纺出粗细不一,松紧不一的线,然而你也不用气馁,因为这种线最接近现在即流行价格又昂贵的艺术纺线,也就是说你可能离成为艺术家不远了。

  今天有同学问我梭子是哪里买的?需要感动一下各位的事情是,每一把梭子都是我和封面是花的员工一起刀削打磨出来的。都打磨到了2000目,实属不易啊。都是对大家好好做编织的期许哦,请大家好好珍惜,继续创作。

  2012年我辞职加入了家园计划自给自足实验室,开始学习和实践在吃穿住用方面如何自给自足的实用技术。

  那时候我已经住在远离城市的乡下,但查遍周边乡村仍然找不到能教我纺线织布的人,网络上查找相关的技术书籍也几乎没有。

  有一天我兴奋的发现香港老师的纺织课,从纺线开始,给纱线上浆,织布。我便激动的去申请。可是我是学金融专业出身,对纺织可谓一窍不通,短短几天我真的可以搞明白并掌握衣服如何自给自足吗?

  心里想,见老师之前必须要做点功课吧,便搜索到位于上海的黄道婆博物馆去充充电。

  从小学语文课本上已经知道黄道婆的厉害,到了黄道婆纪念馆也给我深刻印象。直到今天依然记得展厅玻璃柜里面收藏了很多老纺织工具和土布,许多工具造型奇特,靠标签了解其名称,再通过网络查找便知大概如何使用它。第二点印象深刻的是,遇到黄道婆纺织技艺传承人的聚会。阿姨们说:“只要我们愿意传授技术,我们就都是黄道婆的传承人,每周我们都聚在一起在练习三锭纺车,和学习织花带,就是要把这些技术传下去,欢迎年轻人。”看我有兴趣,便也让我坐到纺线车上,教我手脚并用去操作。

  还记得那是一台脚踏三锭纺沙机,脚控制大木轮转动,大木轮又驱动三个纺锭旋转。阿姨在我的左手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、和小指之间的三个缝隙中,加上了三条棉花,纺锭一动,我的左手便做开弓的动作,很神奇的是,转动的纺锭有种力量从棉条中抽除了线。这时候我的右手又被塞了一根木棍,当时感觉这根木棍就像是魔法的指挥棒,随着它优美的挥舞,纱线时而变长,时而又绕到了纺锭上。

  学习织布课程后,我又想起对于黄道婆纪念馆里那些工具的疑惑,便又回到馆中,进一步找到答案。这次碰上阿姨们在经线织花带,阿姨们边做边教我她们的经验,临别,阿姨们还送给我两条织带让我自己研究。

  七年间,为了做好手工纺纱,我走过了许多地方。包括去陕西学习单锭纺车,去杭州和青海学习纺锤,上海学习弹棉花,以及无意中在藏区学习只用一根棍子来纺毛线的方法,还有去年在福建三明学习到完全不用工具只用“绩”这个原始的方法,将苎麻接起来变成线。

  回顾和对比我的学习之路和人类纺织史的发展,我觉得非常好笑的一点,这两条线路完全是相反方向。纺线这件事,对我来说是从身体记忆从而控制头脑,也让我知道会了和真正明了懂了是两回事。

  另外,这些年走过一些地方,就会收一些有趣的老工具。说起我的“宝贝”,除了各种动植物纤维,最多的就是纺锤了。

  2016年,我为了给孩子教学,就把许多纺锤分解开,让大家明白,为什么纺锤长这个样子,它的每个部分都有何功能。这一点不仅对孩子有启发,我自己也萌生了开发电动纺车的想法。“将纺锭用电力去驱动,解放了双手可以去探索更自由的纱线形态。”于是,查阅国外电动纺车的资料,也和国内做木工和电工的师傅商讨,结合现代木旋床技术,我们出品了三种不同的电动纺车。虽然这三台电动纺车各有其优势,但万变不离其宗,道理都是从纺轮出发的。

  本次能回到黄道婆纪念馆做纺纱工作坊,我的心情是很特别的,我希望能让更多人通过动手认识如何利用纺锤使纤维变成线,了解纱线对于一块布的影响力,共同感受布料源头的魅力。

  同时我也谨记着七年前,阿姨们对我说的那句话:“只要我们愿意传授技术,我们就都是黄道婆的传承人。”

  黄道婆纪念馆,位于市区一隅,棉纺织体验中心坐落在纪念馆左侧古色古香的小三合院里。灯火通明,场地宽阔,三口大染缸历经年岁,染透春夏秋冬。这个远离喧嚣之地,为染织绣教学与活动体验提供极佳场所。

  黄道婆纪念馆(微信号:黄道婆纪念馆)发布的图文若无说明,均为原创版权作品,仅供订阅用户阅读参考。其他网站、客户端、微信公号如需转载,请联系我们获得授权,并注明“黄道婆纪念馆”版权信息。敬谢!

  黄道婆纪念馆可能采集并使用参与纪念馆亲子活动者的肖像(包括但不限于照片、视频),仅用于黄道婆纪念馆对馆内课程的推广。报名参加者与相关活动者视作同意黄道婆纪念馆的以上行为。